面子里子及人生之加减法点评现代花鼓戏走进阳光 刘振平

发表于:2017-02-13 15:25:29?? 作者:365Bet过关投注怎么弄_365bet真人投注_365bet体育线上平台? ? 访问次数:


?
湖南省花鼓戏剧院新创的现代花鼓戏《走进阳光》(以下简称《走》剧)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次不期而遇的银行抢劫案中,宋云剑,这位高考落榜,却一直以学生身份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送水工,一时成为了万人瞩目的城市英雄,英雄的称号不仅让他得到了幸福的爱情,也让他得到了世俗社会所不可或缺的荣耀、赞赏与追捧。与此同时,被他从劫匪手中救下的女老板徐芳想要他假扮老公一起回家过年,并许以重金相谢和高薪职位。囿于英雄救人急难的思维逻辑和他与女友胡蓉急需一笔定亲费去见未来的岳母娘,云剑未经思索就允诺了徐的要求。哪曾想,物质诱惑与情感、良知的抉择竟奇妙编织为一个怪圈在引诱他就范。生活本身的戏剧性为剧中人物的命运转折设计了真实又无奈的喜剧性情境。随着事态的发展,宋云剑感到在处理徐芳与胡蓉的感情关系上越来越身心疲惫,再加之社会的赞赏、媒体的追捧,徐芳对他假大学生身份的质疑和他在成为英雄时劫匪的“假枪”心结等等,使这位整天既要绷着“里子”,又要撑着“面子”的英雄活得很累,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和烦恼……最后,他选择了诚实,面对公众和媒体,坦露出自己的隐情,回归了自己诚实、平凡的人生定位。
《走》剧以善意的调侃和讽喻忠告我们: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人,其本质体现在一定社会关系之中。正如恩格斯所说:人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历史和现实,而是在特定的历史现实环境中去创造历史,同时也塑造着自我。因而,人作为具有精神、情感特性的万物之灵长,由于各自所处的社会环境、身份、人格、名誉的差异,注定了一生要不可避免地戴上某种面具,在社会面前扮演着某类角色,像宋云剑、徐芳那样,使自己的生活多少具有“表演”的成分。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是也。无非时而悲剧、时而喜剧、时而悲喜剧而已。苏东坡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面对人生中一些得意或失意,我们在做人的心态上,应倍加珍重渐渐丢失的那份简单、朴实,面对生活中种种负荷与烦恼,学会放弃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快乐其实是一种简单,走出别人或自己“有意”或“无意”为之的心理阴影,让心灵沐浴阳光,看来是我们现代人亟待修炼的生活智慧。正如本剧的主题曲吟唱的“里子莫绷,面子莫撑,做人要的是一尺十寸……只要心里头没有阴影,生活就会是万里晴空”。
这是一出有戏、有人物、有品位、情趣盎然的现实主义喜剧,它以平民化的审美视角,表现了宋云剑、徐芳等剧中人物在日趋逼仄的都市化生存困惑中灵魂自我救赎的心路历程。寓庄于谐,举重若轻,于风趣与幽默中,透着几分苦涩与无奈。对传统的“英雄”观赋予更为人性化、人情味的演绎,使观众看过戏后,内心如沐春风,感到一种久违了的惬意。
在近年来的戏曲现代戏创作中,好的题材、故事、人物,还必须创造一种好的艺术表现样式与之和谐地融为一体,才能将一出戏的思想艺术能量传递给当代观众,否则,就难免会留下诸多“新瓶装旧酒”或“旧瓶装新酒”式的遗憾。《走》剧在舞台演出样式上,较好地把握戏曲现代化探索中“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将湖南花鼓戏富有特点的传统表演程式创造性地化为表现剧中人物情感、思想、行为的手段。如,以表现性较强的强化手段,点送戏剧情境和人物的行动、心理的重心,在叙事结构上,借鉴影视“蒙太奇”镜头组接语言,强调人物心理、情感时空与情节时空的自由切换。在音乐编配、演唱及舞台设计上努力追求一种都市化、灵动化的写意风格,既符合戏曲写意的原则,同时又尊重了当代观众的欣赏趣味,使《走》剧整体演出样式更富有时代感和亲和力。
原文载于《艺海》2006年05期 ? ? ? ?

关注微信